https://guant123.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博客精选

日历

信息

本轮服务逆差大幅收敛或正在接近尾声
2021-8-16 9:34:00

  如果未来国内需求持续稳步恢复,供需缺口改善,进口增速反弹,货物顺差下降,经常项目顺差将摸高回落。这既有助于促进经济内外均衡协调发展,也有助于缓解人民币汇率升值压力。

  我国自2009年起持续国际收支服务逆差,且在2018年之前逆差规模逐年扩大,促进了经常项目收支平衡。2007至2018年,我国经常项目顺差由3532亿美元降至241亿美元,与GDP之比由峰值9.9%降至0.2%。同期,服务由顺差52亿美元转为逆差2922亿美元,贡献了经常项目顺差减少额的90%((国际收支口径)货物顺差(下同)由3028亿美元增至3801亿美元,为负贡献23%)(见图1)。

  但从2019年起,服务逆差见顶回落,经常项目顺差规模触底反弹。2019年,服务逆差为2611亿美元,较上年减少310亿美元,贡献了同期经常项目顺差增加额的39%。去年,受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跨境人员往来受阻影响,服务逆差进一步降至1453亿美元,较上年减少1158亿美元,贡献了经常项目顺差增加额的68%(见图1)。今年上半年,服务逆差438亿美元,同比减少328亿美元,贡献了同期经常项目顺差增加额的50%。其中,二季度服务逆差216亿美元,同比减少79亿美元,逆差规模仅相当于疫情爆发前2019年各季平均值的33%。从以下情况分析,这波因疫情冲击引起的服务逆差规模快速收窄或在接近底部。

  旅行和运输逆差下降是当前服务逆差改善的主要原因

  去年,我国服务收入较上年减少4%,支出减少25%,因支出基数远大于收入,导致服务逆差规模下降44%(见图1)。

  从服务贸易的12个子项看,2009年以来,旅行和运输是我国服务逆差的主要来源(见图2)。去年,我国服务逆差减少,旅行和运输项目则是主要贡献项:国际旅行收入较上年减少60%,支出减少49%,旅行逆差1163亿美元,较上年减少1025亿美元,贡献了服务逆差减少额的89%;国际运输收入增长23%,支出下降10%,运输逆差381亿美元,减少209亿美元,贡献了18%(见表1)。

  去年,我国国际旅行收入与支出双双下降,主要受累于疫情蔓延导致的跨境人员往来陷于停滞。根据今年2月份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报告,预计去年我国入境游人次同比减少81%,中国公民出境旅游人次减少87%。国际运输收入较快增长,则反映了疫情防控良好、率先复工复产、出口增长强劲、国际运费飙升的利好影响。

  今年上半年,我国服务收支同比止跌回升,但服务逆差继续减少。其中,服务收入增长35%,支出增长3%,服务逆差下降328亿美元。旅游和运输仍是服务逆差减少的主要贡献项。同期,国际旅行收入同比减少31%,支出减少29%,显示全球疫情蔓延对跨境人员往来的抑制作用继续存在,但因为支出基数远大于收入,旅行逆差减少175亿美元,贡献了同期服务逆差减少额的53%;国际运输收入大涨101%,支出增长30%,显示国际物流从去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大停摆中有所恢复,且受益于国内航运企业率先复苏和国际运费飙升,运输逆差减少116亿美元,贡献了服务逆差减少额的35%(见表2)。

  与去年相比,今年上半年促进我国服务收支状况改善的动力更加多元化。当期,“其他商业服务”收入同比增长22%,支出增长8%,顺差增加52亿美元,贡献了服务逆差减少额的16%(去年全年为0.3%);“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收入增长28%,支出增长23%,顺差增加28亿美元,贡献了9%(去年全年为-1.8%)。这显示,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经济逐渐重启,服务业特别是远程、线上、非接触性的服务业生产经营活动逐步正常化。上半年,我国第三产业增加值不变价同比增长11.8%,两年复合平均增长4.9%,较上季加快了0.2个百分点。

  二季度服务逆差降幅环比收敛源于旅行和运输逆差降幅趋缓

  自去年二季度起,服务逆差降幅逐季收敛。到今年二季度,各季服务逆差分别同比下降164亿、363亿、322亿、309亿、249亿和79亿美元。今年二季度,服务逆差降幅较上季收敛了169亿美元。其中,旅行逆差降幅环比下降172亿美元,贡献了102%,运输逆差降幅环比下降48亿美元,贡献了28%(见图3)。

  从分季度数据看,自去年二季度起,旅行逆差同比降幅逐季收敛,对服务逆差的持续改善形成主要拖累。去年一季度,旅行逆差减少额贡献了同期服务逆差减少额度几乎全部;之后,旅行逆差减少的贡献率逐季下降,到今年二季度锐减至同比下降1亿美元,仅贡献了同期服务逆差减少额的2%,上季度该贡献率还高达70%(见图3和图4)。

  旅行逆差的持续下降或已接近尾声。到今年二季度,季度国际旅行收入、支出及收支差额持续同比下降,均已降至疫情暴发前夕2019年季度平均值的1/3稍强。特别是季度旅行收入,自去年三季度以来维持在30亿美元左右规模,触底迹象较为明显(见图5)。随着全球疫苗接种逐渐普及,出入境限制逐渐放开,跨境人员往来将迟早重新恢复。鉴于国内防疫标准较海外更为严格,届时出境游的反弹可能会快于入境游,这意味着旅行支出额的反弹幅度可能会高于收入。

  国际运输项下,今年上半年,各季运输收入和支出持续同比、环比增长。受益于内需逐步恢复、进口增速反弹,二季度运输支出同比增加87亿美元,较上季多增44亿美元,而运输收入增加额较上季少增5亿美元,导致当即运输逆差减少额环比收缩(见图6)。如果经济持续稳定复苏,进口增速保持超过出口,则运输支出扩大的幅度将会快于收入,运输逆差改善的势头也可能逐渐触底。

  如前所述,今年上半年服务逆差改善较去年动力更为多元。今年二季度,这一特征更为明显。当季,服务逆差同比继续下降,其主要贡献来自于“其他商业服务”、“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和“运输”项目的顺差扩大或逆差缩小,贡献率分别为56%、43%和25%(见表3),分别较上季贡献率提高了53、22和10个百分点(“旅行”逆差缩小的贡献率下降了68个百分点)。

  虽然知识密集型的“其他商业服务”和“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在我国未来成长空间较大,短期内却难以取代服务传统大项——旅行和运输的地位,同时也难以承担净出口大户的角色。故本轮疫情以来,我国服务逆差持续大幅改善的状况或将暂告一段落,货物顺差变动将对经常项目收支平衡发挥重大作用。

  如果未来国内需求持续稳步恢复,供需缺口改善,进口增速反弹,货物顺差下降,经常项目顺差将摸高回落。这既有助于促进经济内外均衡协调发展,也有助于缓解人民币汇率升值压力。如果内需恢复依然不充分,则我国货物和经常项目顺差仍可能重新反弹。此种情形下,尽管对外部门会更显强劲,但国内经济可能是在较低水平上实现均衡,并招致更多经贸摩擦。

  此外,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的国际收支初步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经常项目顺差528亿美元,资本项目(含净误差与遗漏,下同)逆差29亿美元,储备资产(不含估值影响,下同)增加499亿美元。鉴于二季度海关口径的跨境贸易涉外收付款顺差与海关进出口顺差的背离重新扩大,二者负缺口与同期海关进出口额之比由上季的-1.2%扩大至-5.2%(见图7),预计同期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净误差与遗漏将由上季正值1亿美元重新转为一定规模的负值。同时,国际收支平衡表线上项目仍将呈现经常项目与资本项目“双顺差”(净误差与遗漏和储备资产变动为线下项目)。上季为经常项目顺差694 亿美元,资本项目逆差345亿美元,储备资产增加350亿美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