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8-11 8:11:00


■2017年以来,在央行外汇占款下降、市场外汇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不跌反涨,是对前期看空、做空人民币势力最有力的回击。

  

  ■任何改变都意味着不确定性,任何选择都有利有弊,所以,实践中汇改难以选择所谓最佳时机。汇率政策不论是稳定、浮动还是有管理浮动,都不可能是无痛的选择,关键是要在情景分析、压力测试基础上,做好应对预案,从最坏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

  

  ■改革目标是既定的,需要保持战略定力,但改革路线不一定是线性的,有时需要以退为进。只有当市场预期趋稳,跨境资本有序流动,最终才能实现市场和政府的双赢。

  政策公信力是汇率维稳成功的关键

  “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是当前人民币汇率政策的重要内容。“8·11”汇改以来,稳定市场汇率预期的过程也就是重塑汇率政策公信力的过程。

  固定、浮动和有管理浮动各有利弊。关于最优汇率选择的基本共识是:没有一种汇率制度适合所有国家以及一个国家任何时期。其中,汇率选择的“角点解”认为,当面临贬值压力时,汇率只有完全固定或者完全浮动才可能战胜货币攻击,有管理浮动的“中间解”因为缺乏市场透明度和政策公信力,多重均衡可能出现坏的结果,通常以货币危机收场。

  1994年汇率并轨以后,我国确立了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采取了汇率“中间解”。但在有管理浮动的汇率制度框架下,人民币汇率政策实践依然符合前述基本共识。过去二十多年里,当资本流出,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时,我国通常在汇率政策上采取 “角点解”,如亚洲金融危机时期,中国政府承诺人民币不贬值,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基本稳定在8.28;当资本流入,面临升值压力时,就在政策上采取“中间解”,让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渐进升值,同时大幅积累外汇储备。200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不追求外汇储备越多越好以后,到2014年6月底,外汇储备仍额外增加了近3万亿美元。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