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4 9:21:00

汇率风险可能是我们将来“走出去”要面临的客观风险。无论是机构还是家庭,如果你想做全球化的资产配置,都要做的一些“家庭作业”“必修课”,这样才能够趋利避害、更好分享资产全球化配置带来的红利。

  近几年由于外汇形势的变化,外汇政策有些调整,大家在担心,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样把十九大相关的全面建设开放经济新格局落到实处?可能大家有很多疑问。这里面结合我个人的研究,给大家做几个汇报。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政府一直在积极鼓励“藏汇于民”包括”走出去”。图中蓝的代表对外投资,红的代表对内外资。我们看到蓝色的,基本上这些年都是负值,都是净流出的。而且大家也注意到在2013年以前,实际上政府采取了很多手段,通过支持国内企业“走出去”来扩大资本输出,包括设立主权财富基金,搞美国贷款,包括政策性银行注资以及跟浙商银行做货币调期等等。

  但是在2014年二季度以后,由于外汇市场形势的变化,市场自发的资产重新配置的需求开始出现。有一段时期,它和负债、对外投资向下的净流入叠加,造成一段时期的资本流动时期的恶化。但是从2014年二季度开始,负债和对外投资又恢复了净流入,目前资本向下,仍然是由于企业和家庭资产重新配置的需要导致的。

  大家都知道我们一般都讲中国是一个外资利用大国,但可能大家没有注意到中国同时也是一个资本输出大国。我们做了一个比较分析发现了很有意思的现象。中国和美国、日本、加拿大相比,中国的对外金融资产和中国自己拥有的金融资产比例,和大型的发达国家相比程度差不多,10%多一点。当然,我们比英国小很多,英国是30%,英国是国际金融中心,是一个岛国经济。

  但中国确确实实存在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的对外金融资产主要是外汇储备形式的官方的资产应用。如果你把外汇储备资产剔除以后,就变成了另外一个对外金融资产负债表,我们不是对外正债券,而是一个对外净债务。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国家一直在采取措施,怎么样让民间持有更多的资产。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两三年时间,藏汇于民的效果有所显现。到2017年6月底,储备资产占比比2014年末下降了13.2%,已经降到了整个对外金融资产比重的一半,我们最多的时候是67%。其中,对外直接投资上升6.9%,对外证券投资上升2.2%,对外其他投资的占比上升了2.2%。从积极的面来看,过去这些年资本流出,意味着藏汇于民取得效果。

  任何事情都是有利有弊,过去很长时间是贸易大量顺差,资本是净流入的。但是从2014年2月份开始,我们出现了一个变化,贸易仍然是顺差,但是资本变成了净流出。但是,在2015年三季度以前,资本向下的流出和贸易顺差是大抵匹配的,所以影响并不大,但是2015年三季度以后,大家都知道当时中国先是股市出现异常波动,然后外部市场出现了振荡。在这这种情况下,资本流出急剧放大,加大了外汇储备下降、汇率调整的压力。

  我们实施市场化汇率,就希望汇率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什么叫价格杠杆作用?我认为价格杠杆作用是在汇率升值的时候,买外汇的人越来越多,卖外汇的人越来越少;汇率贬值的时候,卖外汇的人越来越多,买外汇的人越来越少。但是我们看到当有贬值压力的时候,由于市场的恐慌,就出现了价格杠杆的失灵。


……
2017-8-25 8:04:00


在“一带一路”过程中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中国可以借鉴美国的两个历史经验,并牢牢把握两大方向:支持人民币形式的资本输出、用人民币和沿线国家进行大宗商品交易计价结算。
 
  1、“一带一路”倡议仍获政策支持

  从去年年底开始,中国企业“走出去”方面的政策就在收紧,但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却保持了总体上的平稳性。不久前,商务部副部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道,中国上半年的对外投资更趋于理性,非金融部门对外直接投资下降了43%,但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降幅只有3.6%,能够在这种大的政策环境下保持如此小的降幅是很不容易的。

  7月份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包括发改委发言人、商务部副部长在内的多个有关部门都明确提到,他们将支持企业投资和经营“一带一路”建设,即此类对外投资将获得政策支持。所以,尽管最近两三年内,外汇形势波动较大,国家在政策上加强了对企业“走出去”的规范,但是国家还是一以贯之地实施“一带一路”倡议并在政策上给予支持。

  2、人民币国际化将成中国对外投资新动力

  到目前为止,中国和沿线国家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空间仍然很大。2016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跨境贸易人民币的实际收付仅占双边贸易额的13.9%,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0%。其中,占比超过14%的国家只有7个,发展空间很大。今后,在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贸往来过程中,中国的努力方向之一将是提高人民币的作用和地位。

  同时,这也将是水到渠成的过程,原因有三。第一,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中国和沿线国家的经贸往来更加紧密。在这种关系下,为了节约汇兑成本,把主要的货币作为计价结算的汇率是市场发展的必然趋势。第二,未来,中国合意的国际收支结构是贸易顺差、资本流出,而对于沿线国家来说,很多国家都处于发展加转型的过程中,受到比较强的国际清偿能力的约束,外汇储备不充裕。因此,人民币的输出,特别是资本项下的输出,有利于增强这些国家的国际清偿能力。第三,对于中国来说,随着人民币计价结算的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程度提高,中国国际地位、国际影响力也都将提高。对于世界来说,人民币国际化也是有益的,因为它有利于建立稳固的、多极化的国际货币体系。

  3、美元国际化的两个重要经验

  如何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过程中,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美元国际化的两个重要经验值得中国借鉴。

  第一个经验是,战后初期,美国享有贸易顺差和全球最多的黄金储备,同时,美元也是通行的国际支付货币。但是欧洲国家则处于战后经济重建时期,多为贸易赤字。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发起马歇尔计划,让西欧国家拿到美国的援助后,将受援资金用于进口美国的产品。美国在贸易顺差时,通过资本项下输出美元,而欧洲国家拿到美元后,进口美国商品,形成一个闭环。中国未来很长时间内,都将是贸易顺差国。从资本项下输出人民币、增强其他国家进口中国商品清偿能力的自然需求将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经验。


……
2017-8-11 8:11:00


■2017年以来,在央行外汇占款下降、市场外汇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不跌反涨,是对前期看空、做空人民币势力最有力的回击。

  

  ■任何改变都意味着不确定性,任何选择都有利有弊,所以,实践中汇改难以选择所谓最佳时机。汇率政策不论是稳定、浮动还是有管理浮动,都不可能是无痛的选择,关键是要在情景分析、压力测试基础上,做好应对预案,从最坏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

  

  ■改革目标是既定的,需要保持战略定力,但改革路线不一定是线性的,有时需要以退为进。只有当市场预期趋稳,跨境资本有序流动,最终才能实现市场和政府的双赢。

  政策公信力是汇率维稳成功的关键

  “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是当前人民币汇率政策的重要内容。“8·11”汇改以来,稳定市场汇率预期的过程也就是重塑汇率政策公信力的过程。

  固定、浮动和有管理浮动各有利弊。关于最优汇率选择的基本共识是:没有一种汇率制度适合所有国家以及一个国家任何时期。其中,汇率选择的“角点解”认为,当面临贬值压力时,汇率只有完全固定或者完全浮动才可能战胜货币攻击,有管理浮动的“中间解”因为缺乏市场透明度和政策公信力,多重均衡可能出现坏的结果,通常以货币危机收场。

  1994年汇率并轨以后,我国确立了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采取了汇率“中间解”。但在有管理浮动的汇率制度框架下,人民币汇率政策实践依然符合前述基本共识。过去二十多年里,当资本流出,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时,我国通常在汇率政策上采取 “角点解”,如亚洲金融危机时期,中国政府承诺人民币不贬值,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基本稳定在8.28;当资本流入,面临升值压力时,就在政策上采取“中间解”,让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渐进升值,同时大幅积累外汇储备。200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不追求外汇储备越多越好以后,到2014年6月底,外汇储备仍额外增加了近3万亿美元。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